“老南京”:曾经风靡一时的洋食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榆树信息港_油田信息港_洋溪信息港_义乌160外发加工网|新野在线
阅读模式

日前,老南京版刊登“那些消失的老字号食品”一文,让我联想起已消失多年的古巴糖、伊拉克蜜枣、阿尔巴尼亚香烟。这三样洋食品,也同众多南京老字号食品一样,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,曾经在当年走进我们市民每一家的生活,风靡一时。

甜蜜的古巴糖

1960年,中国正经历“三年自然灾害”。作为白糖的生产原料——甜菜和甘蔗因为种植面积缩小,导致全国食糖短缺。当时食糖是凭票限量供应,对产妇、肝炎患者则凭医院证明可照顾购买。1960年11月,古巴领导人格瓦拉率领该国经济友好代表团来华访问,中国为帮助古巴发展经济,与古巴协约每年进口40万吨古巴糖,从那个时候起,古巴糖就进入了亿万中国人的生活。

古巴糖产于古巴,色泽是深酱红色,黏性强,味道特别甜。是装在大麻袋里,从古巴通过货轮运送到中国各大港口,再分发到各个城市。由于严重吸湿,板结成块。售货员在销售时要用铁铲将其敲碎,才能将糖从糖罐中取出。由于其生产过程中用食盐作为结晶核,因此略带点咸味,蔗汁未经过滤,杂质很多。

过去,老南京人举办婚礼有“三道茶”习俗。“一道茶”又叫糖茶,就是糖开水。男方到女方家接“新娘子”,女方家人见贵宾到来,就要用半杯红糖开水献于客人。因为古巴糖是红色,招待客人很有面子。糖是甜的,寓意是:甜心甜意。另外,旧时老南京人走亲访友爱用馓子相赠,特别是妇女生孩子,亲朋上门祝贺,送红糖、馓子、鸡蛋给产妇补营养,作为一种习俗,千百年一直不变。古巴糖作为特殊营养品专门供应产妇“坐月子”时饮用。红糖泡馓子就是那些年产妇最爱吃的点心。

那时家里一日三餐,除了产妇“坐月子”和给客人泡糖水外,用糖的机会几乎没有,所以凭票买来的古巴糖会一直放在碗橱里。娃儿放学回家,肚子饿了就打开碗橱,找不到别的东西就掰块古巴糖放到嘴巴里,甜一会儿算一会。“文革”时期,社会时兴“练武热”。大杂院的小年轻在一起举重,害怕肝肿大,每练几下举重,就用古巴糖泡糖水喝。也许是吃古巴糖的原因,居然没发现肝肿大。

上世纪70年代初,“古巴糖”就从商店货架上消失。现在看来“古巴糖”的口感与现在的白糖相比,是不在一个档次。但是“古巴糖”让人少生肝病,还是让人难以忘却。

充饥的伊拉克蜜枣

1958年8月,伊拉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。那时,伊拉克与美国关系紧张,矛盾尖锐,受西方国家制裁,经济被封锁,致使赖以出口的蜜枣卖不出去。为了帮助伊拉克摆脱困境,我国政府决定从伊拉克进口蜜枣。1960年,各地都遍布伊拉克蜜枣。

当时南京市民几乎所有的食品都要凭票供应,买时还要排长队。一年到头很难吃到鲜果,只在年底凭购物证供应少量干果(红枣)。但是伊拉克蜜枣是敞开供应,每斤只要两三毛钱。而且那时正是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时期,粮食不够吃,没有油水,不少人营养不良,要喝糖开水。可是食糖是要凭票供应,伊拉克蜜枣这时登陆南京市场,自然受到市民的喜爱。

伊拉克蜜枣呈橘红色半透明状,光亮得有点蜡感,似乎像糖水腌制过一样,有点儿像北京蜜饯,拿在手上,黏黏的、湿漉漉的,好多蜜饯会黏在一起。放进嘴里一咬,那厚厚的肉真叫甜,甜似蜜,甜得齁人。那蜜枣皮上有道裂纹似的线,牙一咬,线就裂开,舌头一提就出来一个大枣核儿。那时市面上还没有塑料“蛇皮袋”,这种直接进嘴的食物,包装是用大麻袋。商店营业员打开麻袋,用铁铲子铲起蜜枣倒入报纸糊成的纸袋里,然后再上秤卖给顾客,人们买回家后用手抓起来就吃,有时还能吃到麻袋丝、草梗之类的杂物。

听说伊拉克人“三顿以蜜枣当饭”,不少市民就打起拿它充饥的主意。有的市民将伊拉克蜜枣买来家,放在砂锅里煨,煨出浓汁给婴儿喝,枣肉给老人吃,自己只吮吮枣核。我们家邻居孙大伯以拖板车为生,每次外出揽活带点伊拉克蜜枣,闲时就搁几个放在嘴巴里嚼,也能起到充饥的作用。有次,孙大妈让儿子毛头去长江路森森商店买伊拉克蜜枣,毛头买好后就放慢脚步,一边走一边把蜜枣往嘴里送,到了家里把蜜枣递到母亲跟前,就要出去与小伙伴玩耍,孙大妈一看蜜枣比平时少,就问是怎么回事,毛头就随口说:“买来就这么多”,孙大妈望了下毛头的脸,说:“你去照照镜子”。毛头走到镜子跟前一看,心里暗暗叫苦,原来嘴巴吃蜜枣时留下的一根草梗出卖了他,只得向母亲说出实话。

不知何时起,伊拉克蜜枣没有风行多久,就从市面上消失了。究其原因是有关传播肝炎的说法,也许是不环保的包装和卖法导致的。不过现在超市外国商品柜台还有伊拉克蜜枣卖,名称己改为“椰枣”。

难合口味的阿尔巴尼亚香烟
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南京市场上香烟供不应求,是要凭香烟票供应的。市场上突然出现了古巴雪茄,本来以为这洋烟能解南京烟民的燃眉之急,没想到根本就没起到作用。中国国内卷烟厂生产的香烟是用纸卷烟丝,古巴雪茄是用烟叶卷烟丝,形状比中国香烟扁粗而略长。其实撇开烟的质量不谈,那古巴的哈瓦那牌雪茄是世界驰名的老牌子,连美国的大发明家爱迪生也很喜欢抽它。然而古巴哈瓦那牌雪茄在南京上市不久,就被烟民“敬而远之”。烟民都说它太“呛”,吸了会咳嗽。由于销路不畅,就很快从南京市场消失了。

时隔十年,阿尔巴尼亚香烟进入南京市场。阿尔巴尼亚香烟有两种包装,一种是鲜艳的红色的硬纸盒包装,外面是一层玻璃纸。纸烟盒是扁扁的,20支香烟是排成一排的;另一种是浅绿色软包装,印有蓝色男子侧面头像,类似于希腊雕像那样的,但是不知道是那位名人。

那个时候阿尔巴尼亚香烟和云南的香烟(春城、金沙江)都不要凭计划供应的“香烟票”购买,每包只要一毛八分,因为香烟口味不适合,人们都反映香烟不好抽,城里人几乎很少有人购买。但是因为其便宜而且免票,还是受到三类人群的青睐。一类是城里低收入的老烟枪,计划烟抽完了,就去买点来解馋。邻居李叔在工地上做小工,每天都要抽上一两包香烟,就用阿尔巴尼亚烟来填补缺烟的空当。

另一类是知青。我落户的生产队,每个工分只有毛把钱。农民抽不起纸烟,就用破棉袄撕碎放在烟斗里抽。我带给他们的阿尔巴尼亚香烟,对于他们来讲能抽上这种烟很幸福。还有一种是下放户,因为收入有限且没有香烟票无法购买纸烟,一些人就选择抽阿尔巴尼亚烟来过把瘾。后来阿尔巴尼亚香烟也同古巴雪茄一样,因为不适合国人抽烟的口味,就消失了。 

来源:王恩翔

猜你喜欢